旅英駐德新銳舞蹈藝術家盧映竹:「每個人都能跳舞」

54nani  2019-01-02

Photographer: Yiannis Katsaris

Photographer: Yiannis Katsaris

2018 年 5 月,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先生獲頒英國倫敦「三一拉邦學院」榮譽學士殊榮,他致感謝詞時說道:「對於一個 23 歲才接受舞蹈訓練的人,這是一個重大的鼓勵」,而這份鼓勵的重量,相信同為校友的旅英駐德新銳多元領域舞蹈藝術家盧映竹深有同感,因為她也是 26 歲才真正踏上舞蹈之路。

繞了 14 年的遠路,26 歲再續前緣

說到牽起舞蹈的緣分,映竹表示是始於小學時期就讀舞蹈班的原因,但後來成績好的她隨著父母親的期望,選擇普通高中和國立成功大學就讀,日後更在奧美廣告和統一超集團等知名企業從事行銷相關工作,因而和舞蹈漸行漸遠,她甚至曾一度自以為職涯發展會朝著「職場女強人」的方向前進,怎麼也沒想到空白了 14 年的舞蹈生涯,居然會在 26 歲那年重新點燃。

一個想動的念頭,促使久坐辦公室的映竹來到健身中心,卻意外再度接觸到舞蹈,透過一堂堂舞蹈運動,喚醒身體塵封已久的舞蹈記憶,她這才意識到內心真正的渴望,以及自己仍對跳舞充滿熱情與好奇,「我發現原來 26 歲的我還能跳!」,這次,她不再設限自己,盡己所能把握每一個跳舞的機會。

她先到專門培養舞蹈高手的舞藝舞蹈教室接受專業老師們嚴格指導,每天瘋狂苦練精進舞藝,後來更鼓起勇氣毅然決然離開職場,考上台灣舞蹈界最高學府「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研究所。

Photographer: Amira Ramirez

Photographer: Amira Ramirez

勇敢跨出舒適圈,台灣女孩舞向世界

歷經 14 年的舞蹈空窗期,映竹考取北藝大並非僥倖,她深知非科班出身的自己需比別人付出更多努力、奠定更紮實的基本功,才能進入夢寐以求的舞蹈殿堂,所以除了吃飯、睡覺,幾乎醒著的時間都投入在舞蹈相關領域裡,而她的付出以及對舞蹈的熱情,也讓北藝大的教授看在眼裡,更獲得難能可貴的「跨藝計畫」推薦名額遠赴北京。

跨藝計畫對於映竹而言不僅僅是跨出台灣,英文好的她還身兼舞蹈交流翻譯者的角色,因緣際會接觸到歐洲當代舞團的編舞家們,從一同工作中見識到追求或詮釋舞蹈藝術的廣度與深度,一場場富含實驗性、抽象或當代的舞蹈演出,讓她驚覺舞蹈不只是動作組合編排,舞蹈是人們表達溝通的重要工具更是反應傳遞社會現象與種種省思的藝術媒介

獨舞作品<Flow (of Life)/(生命之)流 >,與金曲獎最佳客語女創作歌手羅思容合作,EX-亞洲劇團委託創作,於2018年7月於EX-亞洲劇團劇場首演。

獨舞作品<Flow (of Life)/(生命之)流 >,與金曲獎最佳客語女創作歌手羅思容合作,EX-亞洲劇團委託創作,於2018年7月於EX-亞洲劇團劇場首演。

透過跨藝計畫和英國編舞家的合作,以及去歐洲走一趟,映竹開始思考舞蹈不應只追求華麗技巧,更該對生活、對自然、對自我身體有覺察和反思,深刻去經歷與感受,為舞蹈注入生命力與靈魂厚度

從國外編舞家們身上看見「舞蹈對社會的意義與影響」,她反思自己追求舞蹈的態度和定位,不再把自己侷限為舞者,而是一名從舞蹈發揮社會影響力的舞蹈藝術家。

這個決定讓她隻身前往英國倫敦,攻讀歐洲最大當代舞蹈學院「英國倫敦三一拉邦音樂舞蹈大學」的舞蹈創意實踐與舞蹈專業實踐碩士。

當然遠赴異鄉生活和學習都不容易,除了適應離鄉背井的孤獨,可能連找個安身之所都是挑戰,「放鬆身心對於舞者相當重要」,原來房間隔音太差、室友作息與習慣差異太大、又或是太過潮濕等種種外在因素,只要會影響到習舞專注度,都可能是必須搬家的原因,每隔幾週就得搬家也讓映竹苦不堪言。

她形容那段難忘的英國求學時光就像坐了一趟雲霄飛車,有快樂滿足、也有低落受挫,唯一不變且支撐著映竹的是她對舞蹈的熱情和好奇。

遠赴國外習舞並不容易,對舞蹈的熱情和好奇成為映竹最堅定的支持

遠赴國外習舞並不容易,對舞蹈的熱情和好奇成為映竹最堅定的支持

不為跳舞而跳舞,只為快樂而舞

映竹個人獨舞舞蹈創作φ (phi) 已 4 度受邀於歐洲巡迴表演,這個新穎創作作品富含多元表演媒介,亦是她成為新銳多元舞蹈藝術家的敲門磚。

φ (phi) 的獨特之處在於將身體和空間的對話具象化表現,藉由舞台燈光設計,運用光影探索身體與空間的互動,發現其中的幾何特性,演出者透過身體移動(movement)展現身體感官知覺經驗(kinaesthetic experience),創作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舞蹈創作作品,觀眾在映竹帶領下彷彿一同看見空間裡隱形幾何的變化。

映竹笑說自己經歷了一段 have fun 的創作旅程,創造力的流(flow)成為舞蹈創作旅程中最棒感受。

取得舞蹈創意實踐與舞蹈專業實踐雙碩士的映竹,就此展開舞蹈藝術創作表演生涯,除了演出,她根據身心學(somatics)裡的感官知覺(sensation and perception)整合所學創立一堂不教舞步的舞蹈課:「Soul FLOWing Dance 」。

透過 3 小時左右的引導課程,啟發參與者的想像力與覺察力,引領每個人都能創造出身心靈合一的獨特之舞,甫推出即在德國柏林引發舞蹈愛好者們迴響,更在 2018 年返台推廣。

映竹分享「Soul FLOWing Dance 」喚醒參與者不是為了模仿老師的舞步而跳舞,反而是從意識身體內在變化的暖身開始,引導參與者重新連結每個人身體裡與生俱來的創造力,並激發每個人去探索屬於自己的舞蹈語彙,自然而然享受舞蹈帶來的快樂、自在、感動,透過舞蹈重新為生活充電

從上班族變成新銳舞蹈藝術家,映竹希望藉由自己的故事與經歷讓年輕舞者能明白,「人生就算繞遠路,只要傾注真心全意,過程都將化做藴育成長創作的養分」。未來,期盼這位來自台灣苗栗的山城女孩,能繼續藉由舞蹈在世界發光,讓大家感受舞蹈的「創造力」與「身體旅程」。